• <tr id='G5K9u'><strong id='G5K9u'></strong><small id='G5K9u'></small><button id='G5K9u'></button><li id='G5K9u'><noscript id='G5K9u'><big id='G5K9u'></big><dt id='G5K9u'></dt></noscript></li></tr><ol id='G5K9u'><option id='G5K9u'><table id='G5K9u'><blockquote id='G5K9u'><tbody id='G5K9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5K9u'></u><kbd id='G5K9u'><kbd id='G5K9u'></kbd></kbd>

    <code id='G5K9u'><strong id='G5K9u'></strong></code>

    <fieldset id='G5K9u'></fieldset>
          <span id='G5K9u'></span>

              <ins id='G5K9u'></ins>
              <acronym id='G5K9u'><em id='G5K9u'></em><td id='G5K9u'><div id='G5K9u'></div></td></acronym><address id='G5K9u'><big id='G5K9u'><big id='G5K9u'></big><legend id='G5K9u'></legend></big></address>

              <i id='G5K9u'><div id='G5K9u'><ins id='G5K9u'></ins></div></i>
              <i id='G5K9u'></i>
            1. <dl id='G5K9u'></dl>
              1. <blockquote id='G5K9u'><q id='G5K9u'><noscript id='G5K9u'></noscript><dt id='G5K9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5K9u'><i id='G5K9u'></i>
                您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 大盘分析 正文

                撒谎+贿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2019-09-08 14:00:48 作者:新浪财经 来源:sina.cn 栏目:大盘分析

                独家 | 撒谎+贿赂,特朗普的莫斯科黑料

                原创:福布斯中国

                没有一个人比萨特拥有更多关于唐纳德·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关联的一手消息。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菲利克斯·萨特(Felix Sater)是特朗普曾经的合伙人,曾两次严重违法,长时间为联邦政府担任线人。此刻,时间已经不早了,他正坐在纽约的一家餐厅的角落,等着自己的酒。他告诉服务生:“一杯马天尼,用俄罗斯的伏特加做基酒,把它做成一杯秘密马天尼。”

                除了特朗普集团的内部人员,没有一个人比萨特拥有更多关于唐纳德·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关联的一手消息。在2006年,他在莫斯科为特朗普总统的子女小唐纳德和伊万卡促成了一宗潜在交易。2007年,在Trump SoHo酒店的开业仪式上,萨特站在了特朗普身边。萨特也为这家酒店出过力,而这家酒店营销宣传针对的顾客就包括俄罗斯买家。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萨特帮助规划在莫斯科兴建特朗普大厦。

                萨特举起酒杯,说道:“为了那些有趣的日子,干杯!”

                那些时光确实有趣。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ller)长达448页的报告强调了在大选前后在莫斯科开发特朗普地产项目的三项独立提议。然而,关键细节仍然模糊不清。福布斯与三项提议的核心人物取得了联系,并就特朗普俄罗斯计划的根本问题找到了具体答案。

                例如,谁要为项目掏腰包?由于特朗普的身份更像是许可方而非建造商,他当然不会计划投入大量私人资金。萨特撮合的提案在竞选期间持续时间最长。据萨特说,特朗普的官方合伙人安德烈·罗佐夫(Andrey Rozov)同样也不会投入大量私人资金。萨特表示,取而代之,他正在酝酿一个计划从更多的投资者那儿筹集巨额资金,其中包括普京总统的密友——阿卡迪·罗滕伯格(Arkady Rotenberg)和鲍里斯·罗滕伯格(Boris Rotenberg)。他说道:“我们本来应该去找他们,向他们要4亿到5亿美元现金。”

                另一个此前悬而未决的大问题是:特朗普能从这一切中赚到多少钱?穆勒和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的回答都模糊不清,“数亿美元。”然而,福布斯在深挖业务协议,并对莫斯科的房地产专家进行调研后,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特朗普更有可能一次性获得3,500万美元,每年另外收取260万美元左右费用。萨特说,在最乐观的情况下,特朗普可以得到大约5,000万美元。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大笔钱,但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着还不到他身家净值的2%(估计他的身家净值总数为31亿美元)。

                综上所述,这些爆料是人们对特朗普在俄罗斯的计划和经营方式有了新的认识。他做的交易所带来的风险比之前人们了解的要大得多,回报则远远低于人们的认识。简而言之,总统候选人特朗普让一项中等规模的协议危及了他最终的总统之位,而这个生意本来可能与普京有很大联系。

                对莫斯科特朗普大厦(Trump Tower Moscow)的描述让人们感到困惑的部分原因是: 近年来,将总统的名字与一处俄罗斯房产联系起来的事情曾发生过三次。第一个来自臭名昭著的2013环球小姐大赛,86名女性昂首阔步穿过莫斯科音乐厅。选美比赛的共同所有人唐纳德·特朗普赚的盆满钵满,他从当地的主持人、亿万富豪房地产大亨阿拉斯·阿加拉罗夫(Aras Agalarov)和他的儿子、流行歌手艾民(Emin)那里拿到的钱大约为300万美元。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对阿加拉罗夫写道:“与你以及你的家人度过的周末很美好。你做得很棒。接下来,就是莫斯科特朗普大厦了。”

                据穆勒的报告,一个月后,也就是在2013年12月,特朗普集团签署了一份协议,在莫斯科阿加拉罗夫的一处房产打上特朗普集团的商标。该计划最终要求在环球小姐比赛举办地附近准备好800套公寓,其中特朗普拥有3.5%的销售额分成。艾民·阿加拉罗夫估计,如果整栋楼售罄,特朗普可能会获得1,700万美元。

                2014年2月,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参观了现场。但同月,地缘政治格局发生了变化。基辅发生示威,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逃离乌克兰。几周内,普京派士兵进入克里米亚,美国则以经济制裁作为报复。此事在国际社会掀起轩然大波。

                制裁措施落实,再加上油价下跌,重创了俄罗斯经济,包括莫斯科的房地产市场。据估计,2014年新建公寓的平均价格下降了30%,公寓的售价甚至低于建筑成本。艾民·阿加拉罗夫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表示,即便是在阿加拉罗夫父子在乱局中设法建起大楼(实际不太可能做到),特朗普的获益也会削减一半。穆勒的报告显示,特朗普家族和阿加拉罗夫家族之间的沟通在2014年秋季开始减少。小唐纳德·特朗普后来告诉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该项目因“交易显示疲态”而夭折。但是,还有一个原因更加有可能导致该项目的结束:美国的制裁。

                2015年11月,已经成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参加了时任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比尔·奥雷利(Bill O’Reilly)的访谈节目,后者对特朗普面对俄罗斯的随和姿态提出了质疑,表示普京不会做交易,并举例称普京作风强硬。

                特朗普答道:“这个嘛,他就是按照必须要做的行事。”

                美国公众并不知晓的是,差不多是在同一时期,特朗普集团正在暗地沟通有关在俄罗斯做成第二桩潜在交易的事宜(特朗普集团没有回应福布斯对本报道作出评论的请求)。2015年9月,距离与阿加拉罗夫的合作关系终止已过去将近一年,此时的特朗普正在领跑共和党党内预选;根据罗伯特·穆勒的报告,特朗普的律师迈克尔·科恩在这个时候与一名叫作果戈里·里茨基拉泽(Giorgi Rtskhiladze)的人士交换了消息。此前,科恩和里茨基拉泽曾在格鲁吉亚和哈萨克斯坦有过商业合作。

                根据穆勒的报告,里茨基拉泽给科恩寄了一份信件草稿;这封信最终是准备呈给莫斯科市长的,信中提议了一项特朗普开发方案,以作为加强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纽带的象征。穆勒报告显示,该份文件写道:“(市长)知晓这项潜在计划,并会许诺提供支持。”

                如今,里茨基拉泽表示他当时只是代表一位老朋友及那位朋友的熟人传达信息。他声称那封信最终没有到达市长手中。他还暗示自己甚至不确定他交给科恩的信息是否准确。“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市长办公室是否有收到通知,好吧。”里茨基拉泽表示,他曾警告科恩要注意风险:“你必须要小心和谁打交道。”

                尽管如此,谨慎可不是特朗普的行事方式。科恩没有考虑里茨基拉泽的计划,转而选择进行由萨特出面协商的第三项提议。萨特可谓是劣迹斑斑:他在莫斯科出生,在纽约布鲁克林长大,又在华尔街开始工作生涯——直到有一次他在酒吧打架,用一个玛格丽特酒杯扎伤一名男子面部,因此获刑15个月。出狱3年后,他承认了在一桩团伙作案的炒股诈骗案中参与敲诈勒索的罪名。这一次他没有入狱,靠得是与联邦当局合作、向其提供有关黑手党、网络罪犯,甚至是本·拉登的情报。对萨特的判决是在其开始与政府合作大约十年之后;在这次判决上,负责处理萨特案件的一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Leo Taddeo表示,执法机构得以将该团伙从华尔街的仙股生意“基本铲除”,其中有萨特帮助铺平道路的功劳。前FBI官员Ray Kerr补充道:“没有什么是他不会去做或是去尝试的。”

                为联邦机构提供情报的同时,萨特也重新改造自己,成了一名房地产交易商。他正是以这个角色与特朗普集团开始合作,涉及项目分布在亚利桑那、佛罗里达、纽约以及最后的最后:俄罗斯。在极力想要促成的莫斯科项目中,萨特既是掮客,也是交易商。他的朋友安德烈·罗佐夫是俄罗斯方面正式的本地开发商,但是萨特表示他当时自己也要分得一份(罗佐夫没有回复福布斯请其作出评论的请求)。特朗普签了意向书,签署日期为2015年10月28日,也就是第三场共和党总统辩论的当天。

                那座大厦本是要成为欧洲最高的建筑,会有几层用作最好的购物中心,还会有一家高端酒店和新的办公空间。根据条款,罗佐夫负责施工建设,而特朗普只会把他的名字借给大厦使用,并在大厦开业后帮助管理。根据穆勒的报告,作为交换,彼时正在竞选总统的特朗普将会从公寓套房的销售额中分到提成:先是前1亿美元的5%,然后逐步下降,直到超过10亿美元的均按1%收取提成。萨特表示每个单元房的面积原本会达到大约2,500平方英尺,远远大过莫斯科典型豪华公寓的面积。他们的目标定价为大约1,500美元每平方英尺,比莫斯科豪华公寓的均价高出大约30%。假使这一切顺利进行,特朗普本可以通过公寓销售和预付金中拿到估约3,400万美元。确实是巨款,但是对于一个身家31亿美元的人来说并不是足以改变人生的财富。

                萨特表示,他想送给普京一套顶层豪华公寓。这一做法不但会损害公众形象,还可能将特朗普置于违反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危险之中,该法律命令禁止美国企业贿赂外国官员。萨特表示这个计划的意图并不是诱惑俄罗斯总统。他说道:“你得拿出10亿美元才能(让普京)认真对待你。南希·佩洛西议员或亚当·席夫议员那样说有好处,但是在真实世界里,弗拉基米尔·普京才不会被一套豪华公寓收买。”笔者联系到普京的一位代表,该代表回避了提问,表示:“我们相信您应该找有关当局,而不是俄国总统的新闻办公室。”

                对于特朗普而言,小额的金钱也很重要——建设大厦的协议详细列出了他每年能刮得的金钱来源,其中包括酒店管理费用(估约130万美元),办公室租金(估约24万美元),住宅管理费用(估约22.5万美元),水疗项目经营(估约7.5万美元),等等。据福布斯计算,把所有条目相加之后,特朗普原本每年可以额外拿到260万美元——萨特对照一份一行一行详细列出预估支付金额的Excel表,确认了这一数字。

                如果数上足够的年份,理论上来说达到任何数字都有可能:5年1,300万美元,25年6,700万美元,35年9,400万美元。尽管如此,即便算上有关公寓套房的交易,这个数字也离科恩和穆勒所说的“数亿美元”很远。

                罗伯特·穆勒没有发现有人密谋操纵2016年美国大选,但是的确找到了密谋试图赚钱的证据。活是萨特和科恩干的,近距离接触了富豪和有关部门。

                在面对美国国会作出的宣誓证词中,科恩明确传达了谁是根本上的统领:“清楚地说,特朗普先生在整个竞选活动中都知晓并领导了莫斯科特朗普大厦在的协商,并就此撒了谎。”

                莫斯科特朗普大厦失败的最终原因不是和俄罗斯富豪的关系,甚至不是资金问题。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考虑到事情牵涉到的人物,撒谎倒是也有充分理由。2015年10月9日,特朗普甚至还没有签署意向书,萨特写道这一天他与前俄罗斯联邦委员会成员安德烈·莫尔查诺夫(Andrey Molchanov)进行了会面,莫尔查诺夫手中握有一块地皮,或许能为大厦所用。3天之后,萨特声称VTB银行董事长已经“同意”该项目(VTB受到美国制裁)。到最后,他拿下了另一家银行的一份邀请,而此时距离这家银行同样被列入美国制裁名单已经过去数日。

                萨特则计划推动亿万富豪兄弟阿卡迪·罗滕伯格和鲍里斯·罗滕伯格对该项目投资数亿美元。从政治的角度来讲,让美国总统候选人与这两位富豪打交道,可能比和别人打交道问题都大。阿卡迪·罗滕伯格自幼便与普京相识,二人是柔道运动的伙伴。罗滕伯格兄弟俩是俄罗斯顶级富豪之一,二人身家估计共达37亿美元,在银行业和建筑业都有生意。2014年索契冬奥会期间,阿卡迪·罗滕伯格的企业获得74亿美元的合同,2018年俄罗斯举办世界杯期间获得50亿美元合同,还拿下了修建克里米亚大桥的生意。2014年,美国财政部对兄弟俩进行制裁。我们请罗滕伯格兄弟评论,他们并未回应。

                萨特对富豪兄弟却很感兴趣。萨特认为,如果能让二人投资4亿元至5亿元,那么项目或许会一路绿灯。理论上,要请罗滕伯格兄弟或者其他有兴趣的人加入,就需要特朗普的首肯。萨特说:“大家都会赚到钱。归根结底,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某个傻子会把钱都出了。”

                特朗普对所谓计划赠与普京公寓和两位富豪加入等事务是否知情,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就算他不知情,这本身也令人瞠目结舌——一位总统候选人竟然要在美国的对手国家做一笔棘手的生意,代他打理生意的两个人之中,一个曾经被定罪(萨特),另一个很快也会遭到牢狱之灾(迈克尔·科恩)。

                不过,项目也有很多吹牛的成分。到了2015年12月,特朗普的人还没有拿下一块土地,也没有找到融资和投资者。科恩还在等着正式受邀赴俄罗斯。据Buzzfeed首先披露,福布斯确认的通信信息,科恩曾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向萨特发消息称:“你别想瞎掺和我的工作,别想当大人物。我手上没有数字,没有据说参加项目的人提供的数字。我只知道,要在48个小时内拿到个邀请函。T先生问我情况的时候,你和你认识的人都别想让我在他面前难堪。”

                科恩对萨特表示,不想再和他共事了。二人的短信就像是一对恋人分手时的对话一般。萨特写道:“迈克尔,请别这么做。”

                科恩回答道:“咱们完了。够了。上个星期,我就跟你说过,你别以为自己是个大人物。你在害我的工作,让我显得很无能。我给了你两个月,你就给我搞了个三流银行的小人物发来的垃圾邀请函。我告诉你,够了!这个事我自己解决。”

                我们请科恩就本文评论,他没有回应。科恩曾联系普京新闻秘书德米特里·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的办公室。2016年1月20日,他得到了佩斯科夫助理的答复。据穆勒的报告,二人就莫斯科的大厦谈了20分钟,科恩对谈话印象深刻。报告显示,科恩把新消息报告给特朗普,还说如果特朗普集团的助理和克里姆林宫的助理一样精干就好了。

                次日,萨特给科恩发短信说:“如果能聊几分钟,就给我打电话。是有关普京的。他们今天来电话了。”

                金钱使两人重归于好。科恩和萨特最终制定了赴俄计划。穆勒报告显示,科恩向特朗普介绍了情况,总统候选人先生表示自己也愿意去,只要科恩能让生意达到“子弹上膛,打开保险”的阶段。科恩大致确定了日程。他对萨特发短信说:“我的行程是在克利夫兰以前(他指的是共和党全国大会),一旦特朗普成为提名人。”

                2016年5月5日,萨特给科恩带来了好消息:“佩斯科夫想请你作为他的客人参加圣彼得堡论坛。这个论坛是俄罗斯的达沃斯峰会。时间是6月16日到19日。他想在那儿见见你,还可能把你引荐给普京或者(俄总理)梅德韦杰夫。”

                不过,萨特显然在吹牛。如今,他表示自己其实从来没收到过佩斯科夫的邀请,只是相信在大会上能见到几位重量级人物。穆勒报告显示,佩斯科夫的邀请未能成真,科恩就取消了行程,并且见了特朗普。不过,他没有告诉老板生意完蛋了。毕竟,在大选的最后几个月,生意还有一线转机。或许,大选之后,特朗普身份又会成为一个普通人。

                莫斯科特朗普大厦失败的最终原因其实并非种种吹嘘,不是和俄罗斯富豪的关系,甚至不是资金问题。科恩在宣誓后接受国会听证时,有人问他生意终结的原因。他表示,计划出岔子的一部分在于:“他赢得了大选。”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即时新闻
                [ 编辑:新浪财经 ]
                分享到:
                回到首页